pexels-pixabay-64705-小圖.jpg


最近脫口秀大會house的段子又帶火了股市。


投資世家「全職炒股」、實現人生的終極目標「買它一套兩室一廳」、「年化收益率46000%」、「巴菲特就那么回事」,短短的2分鐘,幾乎戳中了散戶最核心的痛點。


配合著市場高位下跌、快速反彈、再次震蕩下跌的過山車行情,被打得措手不及的投資者們笑中帶淚。


House的段子精準地描述了散戶從暴漲到暴跌的心態,從“巴菲特也就那么回事”到“把錢還我,我不玩了”,前后可能只有2個月。


1.png

來源:朱雀基金制作


這段2分鐘的脫口秀有多少粉絲,背后可能就有多少從12萬炒到2萬5的散戶。所有的藝術創造都來源于生活,只有散戶最懂散戶的心情,一句關燈吃面的調侃背后包含著多少的心酸。


事實上,基民數量已經遠超股民了。截至2021年底,中國個人股票投資者已超過1.97億人,而基金投資者超過7.2億人,其中公募基金的自然人投資者就接近7億。


然而,這并不影響貪婪與恐懼在投資者群體中的蔓延,也不影響投資者虧錢。基民的心路歷程與股民相差無幾,高點梭哈,低點割肉,震蕩中彷徨,輪動中換倉,從來沒離場,反復被收割。


尤其是在那些市場連續下跌的時候,特別難熬,但熬過去甚至敢于逆勢加倉的回報也特別豐厚。比如今年4月份的市場低點,如果熬過去了,很快就迎來了一波超過20%的反彈。


站在現在的時點看,一季度的下跌就是一個小波段。三個月以后再看現在這一波下跌,或許也一樣。就拿光伏新能源行業來說,基本面并沒有發生變化,碳中和的全球共識仍然存在,短期需求還在快速增長,只是抱團帶來的階段性高估,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。


一旦市場開始下跌,投資者就會非常緊張。而從過往經驗來看,無論消化估值的時間,還是超跌反彈的時間,都比市場預料得要快很多。現在賣出,反彈的時候很可能來不及加倉,進而踏空,然后又追高,很可能被市場反復打臉,來回買賣的交易費用也會極大地侵蝕收益。


如果確定持有的基金管理人優秀,行業基本面也沒有發生變化,控制低點割肉的沖動,于投資者來說可能是當下更重要的事。


基民虧損的原因不外乎兩點,一是選錯了基金,二是高買低賣。


選錯了基金其實很常見的原因,類似于股票踩雷。在整個行業長期的投資者教育下,部分基民已經接受了長期投資的理念。但如果不幸在高位買到了業績最差的基金,長期持有也仍然可能會虧損。


多數投資者從概率來說,選擇基金贏面還是大得多。基金經理的專業性和投資的分散也降低了踩雷的風險。這也是公募基金快速擴張的原因。


投資者很難知道一只基金買入以后的收益,今年的冠軍基明年可能墊底,今年的墊底基明年也可能成冠軍,短期業績不能反映基金經理的水平。


有些指標可以幫助投資者去理解基金經理,比如基金經理投資經驗多長,是否穿越過牛熊,是否有自己的投資框架,3年以上的年化收益是否領先同行,是否有超越市場的回報,回撤是否控制得好,是否有較高的職業道德,是否會在高點提示風險。


這些都是老生常談,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。有的投資者買房要花1個月,但買一只基金可能只花了1分鐘,這是導致虧損的很大一部分原因。因此,有一個投資清單,在清單上加上事前盡調這一項很重要。


排除一些非常糟糕的基金,整體來看,公募基金其實是很好的杠桿。杠桿大致可以分為三類,第一是資金,第二是人力,第三是互聯網的影響力。普通人過去所能用的最大的杠桿就是貸款買房,卻忽視了公募基金經理也是一種杠桿。


基金經理千軍萬馬過獨木橋,寒窗苦讀十幾年,同齡人中的卷王之王,但投資者買10萬塊基金只需要付1500塊,一個月125元,請鐘點工都不止這點錢,買200M的寬帶一個月還要180。可能很少有投資者注意到,很多私募大佬管理的產品都買入了公募基金。


反而,有些看起來很便宜的東西,其實很貴,比如炒股。炒股的傭金萬分之二點五,看似很便宜,但股民虧損的比例可能非常高,像house的段子里說的一樣12萬炒到2.5萬的例子不少見。


買在了高點又在低點割肉是虧損的另外一個原因。每到這個時候,就得把那些久經沙場的老家伙們搬出來鎮場子。查理·芒格說過,我們賺錢,靠的是在買的時候賺。買得足夠便宜是盈利的關鍵,有時候跟心態甚至都關系不大。


舉個簡單的例子,10塊錢買入一只股票,漲到20塊,然后跌到15塊,仍然浮盈50%,心態很穩。20塊買入一只股票,然后跌到15塊,入場就虧了25%,可能心態直接就崩了。做這兩筆投資的可能是同一個人,前后性格沒有變化,但安全邊際影響了他的心態。


風險是漲出來的,機會是跌出來的。所以,市場下跌的時候不用緊張,市場連續快速上漲的時候可能才是真正應該擔心的時候。


巴菲特曾說,我們的自信心,不僅來自于我們自身過去的經驗,而且來自于我們對社會清晰的認識。降低風險的最佳途徑是思考。


很多投資者認為,既然要買得便宜,那當然得擇時。這對于投資者來說是很難的,即便是最優秀的基金經理,能做到的也只是大致知道自己在市場中的位置,在宏觀經濟發生變化的時候做一些大的倉位的擇時,無法精準擇時。


即便是宏觀經濟學鼻祖凱恩斯也承認自己無法做好。凱恩斯曾說過,不要試圖把握整個市場的運行,應努力找出你理解的公司。這種感慨源于他自身的慘痛教訓。


上世紀20年代,凱恩斯剛開始做投資,偏好通過預測宏觀經濟來判斷市場走勢。1928年大蕭條前夕,全球市場開始出現逆轉,物價下跌之際,但凱恩斯仍在買進橡膠、小麥、棉花、錫等多頭合約。1929年股市崩盤后,凱恩斯的凈虧損一度達80%,差點破產。


試圖預測經濟趨勢,并將預測與貨幣和大宗商品交易聯系起來的投資方法,在很大程度上失敗了。此后,凱恩斯的投資理念從自上而下切換到自下而上,從短期投機轉變為基于公司基本面分析的長期投資,買入那些在他看來能度過崩盤難關的公司股票并長期持有。


盡管優秀的管理人也難以掌握擇時的秘訣,但是優秀的管理人會在市場高點,或是規模超出自己管理能力的時候提示風險,比如暫停申購,在市場低點的時候再打開申購,幫助基民買得便宜。


因此,對于基民來說,可能更有用的是思考管理人是否有足夠強的投資能力、是否為基民利益著想,而不是市場現在到了什么點位。


深度的理解才能帶來深度的信任,深度的信任才能帶來心態的穩定,進而獲得長期的收益。


同樣,于管理人而言,做投資者教育,不是靠市場下跌的時候猛灌雞湯,而是通過長期的投資理念的傳達、投資方法的剖析,向投資者普及投資的知識,吸引適合自己的投資者。


比起讓更多的人喜歡我們,讓喜歡我們的人更喜歡我們,于管理人而言或許更有意義。


投資者與管理人的利益是高度綁定的,長期來看,只有為投資者掙到了錢,才能贏得投資者的信任,進而獲得為投資者繼續管理資產的機會。


A股市場上已經有140來家公募基金公司,3000多位公募基金經理,穿越過牛熊的基金經理不在少數,新生代中生代也不一定就遜于老將們。


在基金經理不再稀缺的年代,為投資者賺到錢,才是核心競爭力,這也是公募基金發展的初衷。


市場又走到了一個難熬的區間,唯有投資者和管理人雙方彼此了解,彼此信任,才能一起度過最難熬的時期。



注: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,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。

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,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,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。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,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?;鹩酗L險,投資需謹慎。

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,在不同時期,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。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,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、翻版、復制、刊登、發表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任何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