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兩個月,市場的反彈速度和幅度都超預期。


從4月26日的階段性低點到7月5日,創業板指上漲了30%,上證指數上漲了16%。申萬31個一級行業中10個行業反彈超20%,27個行業反彈超10%。能源金屬、非金屬材料、金屬新材料、光伏設備、風電設備等新能源相關板塊全線反彈超50%。


如此強勁的反彈,你趕上了嗎?至少從股混基金的份額下降來看,很多投資者沒趕上。


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描述基民普遍的心情,大概就是追一輛加速奔跑的汽車,不上車擔心它越跑越快,上車了又擔心它突然翻車。


這在市場的V型反轉中非常常見,投資者常常在市場快速下跌的時候割肉離場,快速反彈的時候來不及上車,反彈超過20%以后又害怕追高,更害怕V型反轉后還有一次大跌。


這種恐懼的心理叫做“末期麻痹”,成功預測兩次市場崩盤的傳奇投資者、GMO資產管理公司首席投資策略師杰里米·格蘭瑟姆曾精準描述過這種現象:


每次市場下跌都讓人更加著迷于現金的魅力,最后就會出現所謂的‘末期麻痹’,這種情況在1974年發生過。那些過度投資的人會變得很緊張,只能坐著禱告。少數幾個看起來高明,現金卻一點點流失的人,也不想輕易放棄自己的財富。所以,幾乎每個人都在觀望和等待,保持著一種麻木的狀態。通常,那些擁有大量現金的人將會錯過市場復蘇帶來的巨大利益。


比末期麻痹更可怕的,是另一種行為模式,虧錢飛輪?!缎袨橥顿Y學手冊》中,對投資者三重心理的剖析,恰好就構成了一個虧錢飛輪。


凱恩斯曾說,人類本能地渴望立竿見影的效果,在快速賺錢上尤其熱情。與前輩相比,現代投資者太專注于他們所持有股票的年度、季度甚至月度的估值,以及資本增值。作為一個宏觀經濟學家,凱恩斯對投資者心理有著精妙的把握,正如他廣為流傳的那句話,長期看,我們都死了。


這就是投資者虧錢飛輪的第一環,快速致富的渴望。


在短期內,比如一年內,投資收益大都來自于股票估值的變化,也就是市場先生的情緒,而非股票內在價值的增長。在3-5年的時間跨度內,總收益的大部分將來自于股票價值的增長,以及你買得有多便宜。當然,前提是買到了能夠增長的股票。


這正是長期投資的用意所在,估值回歸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給你投資的股票足夠的成長空間。再好的企業,也需要時間去成長。企業成長疊加復利,才會帶來豐厚的回報。


投資者的虧錢飛輪的第二環,行動的渴望。


《行為投資學手冊》中,講了一個足球比賽的故事。


足球比賽中,每場平均進球約為2.5個。點球得分的可能性有80%,對比賽結果有重大影響。有研究者分析了全球頂級聯賽和錦標賽中的311個點球,罰球的方向基本均勻地分布在球門的左中右三個方向。然而,守門員卻的行為卻不是均勻分布,出現了明顯偏差:他們在94%的時候都會向左撲救或者向右撲救,極少時候會選擇守在球門中間。


然而,如果他們就站在球門中間,成功的概率會更高。根據統計,當守門員停留在球門中間時,接住了60%踢往球門中部的球,按照球出現在中部的概率為三分之一計算,接住球的概率是20%,這遠高于撲向兩邊的成功率。然而,守門員只有6%的時間留在了中間。


對于為什么選擇向左右撲救而不是站在原地,守門員的理由是:當他們向左或向右撲球的時候,至少感到自己正在努力,而站在中間眼睜睜看著球從左邊或右邊踢進得分,則會感到非常糟糕。


投資者的行為也一樣,當市場下跌的時候贖回,市場上漲的時候買入,恰恰就像守門員左撲右撲,事實上,站在中間不動,勝率要顯著高于左撲右撲。很多機構用中國基金市場的歷史數據做過測算,持有超過3年,處于中位數的偏股型基金勝率都高達90%。


最重要的不是長期持有的勝率,而是如何克制行動的渴望。


市場下跌的時候,投資者的行動極有可能會帶來虧損,而虧錢會強化行動偏好。如果所持有的投資組合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虧損,投資者采取行動的沖動會更加強烈,可能會進入一個頻繁換倉然后被市場左右打臉的行為模式中。


這就是虧損飛輪中最糟糕的第三環,行動偏好強化。


一旦投資者進入了這樣一個虧錢飛輪,投資者將難以控制地頻繁行動,飛輪的速度也會越來越快,進入一個惡性循環。飛輪更可怕的在于,無論你從哪一環進入,都會啟動飛輪。


這就是市場下跌中最普遍的兩種狀態,末期麻痹和虧錢飛輪。如何走出末期麻痹和虧損飛輪呢?


市場給出的普遍建議,是建議投資者去做難以做到的事情。比如,克制對快速致富的渴望。巴菲特曾說過,很少有人愿意慢慢變富,這本身就是違反人性的。當市場上充斥著一年一倍、兩年三倍的廣告,一切都仿佛在提醒你,你可以快速賺錢。投資者如何能克制快速致富的渴望?


再比如,克制追漲殺跌的沖動。龐大的市場力量在吸引投資者每天關注市場的波動,頻繁查看基金凈值。基金連續多日每天漲2%,年初以來漲了60%了,看起來似乎只要買入10萬年底就會變成16萬,賺的6萬塊可以給孩子報個好的學習班,給新家添置點好的家居,再多投一些可能買房的首付就有了,投資者如何克制入場的沖動?


下跌的時候更恐慌。基金連續多日下跌,最可怕的時候一天跌了5%,再跌下去,可能孩子明年上學的學費就跌沒了,要帶父母出去旅游的錢也沒了,明年想生二胎要換個大房子的錢也沒了……看著那條陡峭向下的凈值曲線,投資者如何克制贖回的沖動?


克制追漲殺跌的沖動說起來很容易,但對大多數普通投資者而言單憑投資者內心的努力根本無法實現。對于公募基金而言,面對的大多數普通的投資者,就像我們身邊的家人朋友一樣,每天都要為各種雞毛蒜皮的瑣事操心,難以付出那么多的精力來克制人性、穿越周期,投資者很容易被市場影響。


因此,告訴投資者克制人性是不夠的,還需要教給投資者克制人性的方法,比如建立合理預期和投資紀律。


建立合理預期最好的辦法可能是錨定一個合理的收益率。巴菲特和費雪近60年投資生涯的年化收益率才20%,普通人能拿到年化10%,就非常不錯了。錨定了10%的年化收益率,就不容易被市場的40%、60%、400%的數字所影響。這就是錨定效應。


避免追漲殺跌最好的辦法或許就是建立投資紀律,設置每月定投計劃。如果避開那些市場最大跌幅的時刻,能極大地提高收益率,但你如何知道哪些時刻是跌幅最大的時刻?你如何在精準避開跌幅最大時刻的同時,還能不陷入末期麻痹錯過市場漲幅最大的時刻?所以,安心定投吧。


保羅·薩繆爾森這樣描述投資:投資應該是枯燥的,而不應該是刺激的。投資更應該像等待油漆變干,坐看小草生長。如果你想尋找刺激,最好的方法就是帶上800美元去拉斯維加斯。


等待,才是投資的常態。


后記:

在這個市場中,真正重要的或許不是告訴投資者如何做,而是設計適合投資者的制度和產品,比如三年持有期的產品,將投資者引向正確的方向。當然,這是另一個話題了,希望我們以后有機會討論它。于投資者而言,了解自己的行為模式,通過錨定效應和定投計劃避免末期效應和虧損飛輪,是當下就能做到的事情。


注: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,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。

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,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,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。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,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?;鹩酗L險,投資需謹慎。

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,在不同時期,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。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,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、翻版、復制、刊登、發表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任何部分。